沐鸣2沐鸣2沐鸣2

特朗普死忠粉被捕,曾砸钱助选立下大功,却突然被指替阿联酋搞情报?

亿万富豪巴拉克的被捕,让面临刑事指控的特朗普前助手、筹款人和同事的名单变得更长了。

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,当地时间7月20日,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长期密友、房地产投资者托马斯·巴拉克在洛杉矶被捕。

巴拉克与特朗普相识超过30年。由于能够跟特朗普保持坦率和密切的交流,他曾被各方视为与特朗普进行敏感对话的渠道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巴拉克的被捕,让面临刑事指控的特朗普前助手、筹款人和同事的名单变得更长了。与此同时,特朗普本人的财务问题也正在受到美国检方的调查。

被指非法充当外国代理人

美国纽约州布鲁克林检察官办公室提交的起诉书指出,巴拉克涉及七项罪名,其中之一是非法充当阿联酋的在美代理人。

1938年,美国通过了《外国代理人登记法》,要求以“政治或准政治身份”代表外国利益的代理人在司法部注册,公布其与外国政府的关系、相关活动和资金信息。

“被告在阿联酋最高领导人的指导或控制下行事长达数年。”该案检察官称,从2016年到2018年,巴拉克利用接触特朗普的机会来推进阿联酋的外交政策目标,但他并未在司法部注册为阿联酋代理人。

起诉书提到,2017年,为了推动解决卡塔尔、阿联酋和其他中东政府的争端问题,美国政府本打算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举行峰会。巴拉克与“阿联酋官员1”合作,破坏了美国政府的峰会计划。

起诉书并未指明“阿联酋官员1”的身份。但结合特朗普2017年5月15日会见“阿联酋官员1”的细节与公开新闻,有美国媒体认为,“阿联酋官员1”很有可能是阿布扎比王储谢赫穆罕默德·本·扎耶德·阿勒纳哈扬。

起诉书还提到了巴拉克与“阿联酋官员5”的合作,有媒体猜测该官员是阿联酋驻美国大使优素福·奥泰巴。

起诉书称,在特朗普政府政权交接的初期,“阿联酋官员5”写信给巴拉克,询问巴拉克是否了解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任命。

巴拉克回信说:“我了解,我们正在及时地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检察官表示,巴拉克向阿联酋官员提供了美国政府内部的敏感信息,包括多位高级官员对阿联酋和其他中东国家封锁卡塔尔一事的立场。巴拉克还会见并协助过沙特阿拉伯的高级领导人——沙特阿拉伯是阿联酋的亲密盟友。

巴拉克案中的另一关键人物,是长期在美国居住的阿联酋公民马利克。美国司法部称,在马利克的帮助下,巴拉克获得了一部专用手机,并用加密通信软件和阿联酋高级官员沟通。

巴拉克将马利克称为阿联酋的“秘密武器”,但此前与国务院官员谈话时,巴拉克却说他不知道马利克来自哪里,也不知道他是否与任何外国政府有关联。

有司法部官员说:“起诉书中指控的行为,简直是对包括前总统(特朗普)在内的美国政府官员的背叛。”

据了解,检方掌握的证据包括数千封电子邮件、短信、iCloud记录、飞行记录和社交媒体记录。一位检察官表示,“(巴拉克)在本案中有罪的证据是压倒性的。”

巴拉克的保释听证会将于当地时间下周一举行。不过,巴拉克的律师赫林顿表示,巴拉克从一开始就自愿向调查人员提供帮助。“他无罪,也不会认罪。”

曾自称“总是臣服于特朗普”

现年74岁的巴拉克是黎巴嫩裔美国人。他早年有从政经历,后来成为华尔街知名的金融家,曾进入美国富豪榜前500名。

与出身富贵的特朗普不同,巴拉克从小在简陋的物质条件中长大。他的祖父从一个黎巴嫩小城移民到美国,到了父亲这代,全家在加利福尼亚州经营一家小杂货店——在巴拉克的童年时代,没人预料到这个男孩今后能成为一名亿万富翁。

巴拉克的血统和出身,让他和中东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由于会说阿拉伯语,他在1972年被供职的律师事务所派往沙特阿拉伯,主要从事天然气交易。在沙特,他花了很多时间与阿拉伯人讨论他们的文化与价值观念,还和沙特王储打过壁球。

1982年,巴拉克出任里根政府的内政部副部长。其间,有人购买了里根顾问的房子,而巴拉克与此人有7万美元(1美元约合6.5元人民币)的经济往来。国会据此怀疑巴拉克的副部长任命背后存在利益交换,将巴拉克叫到国会接受质询。

这段不愉快的经历,让巴拉克从此对政府公职敬而远之,转而进入商界。

巴拉克和特朗普的友情,正是始于这一时期:1986年,巴斯家族打算将亚历山大百货连锁店20%的股权出售给特朗普,受雇于巴斯家族的巴拉克经手了这桩买卖。2年后,在特朗普收购纽约市著名地标广场酒店的过程中,两人有了进一步接触。自此,巴拉克一直与特朗普家族保持着密切联系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沐鸣2 » 特朗普死忠粉被捕,曾砸钱助选立下大功,却突然被指替阿联酋搞情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