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鸣2沐鸣2沐鸣2

郑州暴雨五次红色预警:为何未及时停课停业?

“这不怪学校和老师。”2021年7月21日下午,郑州“7·20”暴雨次日,梅石终于从幼儿园接回了一天半没见的孩子。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,她还有些自责。

幼儿园在郑州市东部的郑东新区。7月20日上午,梅石接到了幼儿园通知,内容是在红色暴雨预警下,孩子可以不用到校上课。很多家长也为孩子请了假。

“但我刚好有事,也没想到雨会这么大”,梅石坚持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。没料到,郑州遭遇了有记录以来史上最强降雨,孩子也因此不得不留在幼儿园过夜。

暴雨的峰值发生在20日16-17时,那一个小时,郑州的降雨量达201.9毫米,接近郑州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,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。

暴雨冲刷下,马路上的水位没过了成年人的大腿、腰部,正在行驶的车辆泡在水中,多处地面发生坍塌,大水漫进地铁站,数百名乘客被困在地铁5号线的隧道中,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人们事后回溯会发现,前一夜,7月19日21时59分,郑州已发布第一次暴雨红色预警信号。此后的18小时内,暴雨红色预警又发布了四次,分别在20日6时2分、9时8分、11时50分、16时1分。

多次暴雨红色预警,对应的防御措施是,地方应停止集会、停课和停业。但在这个少见雨情、缺少应对汛情经验的中原特大城市,人们没能对“信号”给予足够重视。

7月22日,央视记者从河南省应急管理厅了解到,7月16日以来,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省300.4万人受灾,因灾死亡33人,失踪8人。

“预警不是法律,主要还是建议”,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名干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总有些(单位)不太自觉,还是会让员工正常上班”,这对气象部门预警的精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如果预警了但暴雨没来,停工停产会造成很大损失。

“不知道那些降雨量数字意味着什么”

“回家的路被淹了,就留在了单位。”距离出门上班已经过了两天,王晓直到21日夜间还被困在单位——郑州市某区防疫指挥部。

7月20日早上七点半,王晓出了门,缓慢地开着车,地面湿漉漉的,天空中又飘起了雨,雨并不大,和平日里并无两样。40分钟后,她到了单位,习惯性扫了一眼,发现大家基本都在。

这时,郑州市已经发布了两次暴雨红色预警。

王晓收到的天气预警比这更早。7月16日,她所在的指挥部微信群里,领导已经发了紧急通知:郑州市域内将出来大范围强降雨,提醒员工注意职工人身安全和工作场所安全。

王晓说,接下来几天,领导在群里又发了几次这样的提醒。根据单位的规定,遇到极端天气,除了值班的干部外,其他职工可视情况决定是否来单位办公。

“但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雨。”王晓说,还是对降雨量没有概念,“不知道那些降雨量数字意味着什么,如果知道我就不来了”。

城市另一头,待产孕妇王青已经有41个小时没和丈夫见面了。

同样是7月20日早上七点多,王青的丈夫照常出门上班,他的工作单位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。没想到他这一去,两人很快便失去了联系。

因贾鲁河当日泄洪,建在河边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受到波及。直到21日凌晨三点多,王青再收到丈夫发来的信息,她才得知断电、断水、断网已在黑夜中袭击了这座医院。

像王晓一样,王青着急地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,他们没有把之前的预警太放在心上,“没想到雨会这么大”。

这场特大暴雨来临前,郑州人从各种渠道收到了预警信号。17日以来,河南省气象部门发布雷电、暴雨、大风等预警信息1427条,暴雨红色预警信息162条。自19日夜间起,郑州向全市2.25万名应急责任人发送了54万条预警,并通过手机短信向1.2亿人次发送了暴雨预警。

但突然袭来的暴雨比公众认知中的都要大,预警所提到的风险被忽视了。郑州209路公交车司机王鹏是20日的下午班,14时10分发车,这时郑州已经连续发布了4次暴雨红色预警,但他的那班车还是照常开出了站台。

发车之前,王鹏已经得知“会有大暴雨”,公交公司20日早上5时发给司机们的注意事项还是“注意行车安全,保障运营生产”,提醒司机们途经积水路面时要多加注意、停车观察、不得盲目涉水。

但“我没想到积水会有这么深”。车驶出后不久,便只在积水里缓慢行进。王鹏发现,路上大部分地方积水已经超过30公分。很快,他就注意到前方有辆公交车已经熄火、泡在了水中。

车子紧急刹停。车上有七八名乘客,眼看着水已经漫上车,为了安全着想,王鹏给领导打了电话,请示掉头回去,这时距离他发车还不到30分钟。

2021年7月20日,郑州,暴雨下疏导交通的交警。(视觉中国/图)

提早预报未能预料到的

王鹏开车回到发车站点后,雨势陡然增大了。20日16时01分,郑州第五次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。

随后的一小时内,郑州市一小时降雨量201.9mm,突破了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。这项数据此前最高的记录也是在河南,1975年8月5日,河南林州的一小时降雨量达到198.5mm。

红色是暴雨预警级别里最高的,其标准是3小时内降雨量将达100毫米以上,或者已达100毫米以上且降雨可能持续。

按照红色预警的防御指南: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;停止集会和停课、停业(特殊行业除外);做好山洪、滑坡、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。

北方的主汛期俗称“七上八下”,即七月上旬到八月下旬。河南省水利厅在6月底宣布河南已进入主汛期,并预测在7月4日以后进入降水集中期。

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一份文件显示,河南省气象局局长王鹏祥也在7月15日签发了一份“重要天气报告”,报送对象为河南省相关省直单位。

报告预测,19日,河南省北部、中东部有暴雨、局部大暴雨或特大暴雨(80~120毫米、局部180~250毫米)。预计部分地区累积降水量100~300毫米,太行山东麓及豫东局地可达500毫米,最大1小时雨强80~100毫米。

河南气象局在报告中建议,此次强降水持续时间长、范围广、量级大、雨势强,此次大暴雨过程会造成中小河流洪水、山洪及地质灾害的气象风险高,并易引发城市内涝及农田渍涝,需加强防范。

然而,无论是传统的度汛准备还是提早的重要天气预报,都难以预料一场超过极值的特大暴雨。

连续的暴雨预警下,郑州部分学校收到了停课通知,但在执行上各校步伐并不一致。

郑州市二七区一所幼儿园老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他们在19日就接到教体局“必须停课”的通知,收到通知后,老师们通过微信群和学校App一一通知了家长。而二七区另一所幼儿园的靳姓老师则表示,直到20日下午大暴雨来临前后才接到停课通知。

停课的强制性在不同幼儿园也不一样。前述郑东新区幼儿园在19日发布了停课通知,但到了第二天,早上雨势并不大,个别家长就把孩子又送到幼儿园去了。

类似的情况在公共交通系统里也有发生。

郑州公交集团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对于极端恶劣天气,公交运营单位一直都会提前制定应急预案,这次暴雨的准备工作从19日下午就开始了,包括要求全员在岗、在位,提前勘查容易积水的路段,建立应急突击队、防汛小分队等。

但直到20日下午,郑州市内雨量激增、积水严重。上述工作人员表示,即便如此,也没听说交通部门下发了要求停运的通知,他们只好想方设法排水,派人到各个调度点,甚至是线路上去通知司机,遇到积水点不要盲目行驶通过,就近停靠、确保乘客安全。

公交车作为市民公共出行的基础设施,公交集团自身是不敢轻易下达停运指令的。但到了暴雨最严重时,公交也只能停摆,纯电公交于7月20日14时30分停止运营。最先停运的是三、四环上的八十多条外围线路,市内线路则在临时绕行和乘客疏散后停运。

遭遇了中国大陆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小时降雨量后,7月20日17时,郑州市防汛应急响应从Ⅱ级提升至Ⅰ级。但郑州地铁并未立即全线停运。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从15时40分开始,陆续发布了二十余条部分车站出入口封闭信息。而直到18时10分,郑州地铁才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。在停运指令发布前,5号线已发生了积水冲入地铁隧道。

特大暴雨一直没来,是不是预报错了?

面对这次暴雨,甚至是气象部门都受到天气剧变的威胁。7月20日上午,在郑州代管的县级市巩义,气象局局长赵建彪冒雨前往市政府参加防汛调度会,回程路上遇到强降雨,赵建彪的车被水冲到马路旁边的沟里,随着洪水一直往下冲。

赵建彪后来讲述,他随后爬上车顶,向周围呼救,过了两个小时后,附近的多位村民把他救了上来。

“受灾”的还有气象部门的监测设备。7月21日早上,中国气象局组织的天气会商中,河南方面发言提到,郑州辖内的巩义、登封两个国家级自动气象站数据从20日下午一直中断到21日上午。南方周末记者获悉,截至21日7时,郑州及所辖县气象局三台核心配电机组受损,气象仪器装备仓库受灾,郑州基本站道路围墙倒塌,114个省级常规区域站故障。

这场暴雨早就进入了气象监测部门的视野。在中国气象局举行的发布会上,河南省气象台副台长苏爱芳回应,该省气象局在7月13日就关注到暴雨过程。

7月13日当天,河南省、郑州市相继召开了防汛工作视频会议。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宣布全省防汛工作进入主汛期战时状态,会上再次强调防汛要“预报、预判、预警、预案、预演”。三天后,省防汛指挥部发布指挥长令〔2021〕1号令),要求全力防范应对即将出现的强降雨灾害天气。

此后,河南各地进入防汛期。河南某地级市一消防救援支队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7月14日,该市召开了全市防汛工作视频调度会,已经有通知说未来一段时间会有大暴雨。

“市委书记也很重视,在市里各县区调研,大家也很重视。”上述干部说,每天都有通知,但一直没有出现特大暴雨,私下里有人说,是不是预报错了,心态上难免又些放松。

郑州也有类似情况,据当地媒体大河网报道,7月16日下午,郑州突降大雨,雨密如织,“本以为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暴雨,其实只是牛刀小试,没有几分钟就停了”。

在特大暴雨来临的前夜,7月19日晚,河南省防指召开了防汛会商调度会,在会上汇报新一轮强降雨“迎战情况”的是洛阳、焦作和安阳市,并没有郑州。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程晓陶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这次在预报大雨时,一开始气象部门预测降雨中心会在焦作,但最后实际是在郑州,稍有一些偏离。

当天21时59分,郑州市发布了此轮暴雨中首个暴雨红色预警。20日,随着雨量逐渐增大,郑州又连续发布了4次红色预警。

中国气象局一位气象分析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各级暴雨预警发布后,如何应对是有操作规范的。但在具体的实践措施上,气象部门没有执行权,只能向政府提出建议,“不可能说气象部门发了‘红警’,就要求政府立即行动”。

但这次,暴雨并没有“爽约”。7月20日,暴雨侵袭郑州。20日晚,郑州七百公里外的北京广安门南街70号,应急管理部指挥中心内,部主要负责同志,与河南省委主要负责人正在视频会商抢险工作。

这是一次颇为紧急的会议。当晚8时,国家防总决定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。接到通报后,部主要负责人从各自办公室赶到了指挥中心。

“我们每天都有值守的同志,还有备勤的,其他人接到通报后,也都及时赶回部里响应。”应急管理部一名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“我加班晚走了会,就又接上响应了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沐鸣2 » 郑州暴雨五次红色预警:为何未及时停课停业?